姚洋:储蓄率高不是坏事,而是优势

www.ag888.com

2018-11-07

日本给了中国一个非常好的启示▓▓▓,因为我们也是搞出口加工业▓,像日本一样,我们攒下了无数的钱,我们的储蓄非常非常多▓。 近日在2016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六届年会上,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及其BiMBA商学院教授、院长姚洋出席并发表了演讲▓,本文根据演讲内容整理▓▓。 今天我们的主题是“信心”▓,去年年底的时候▓▓,我说过今年可能是最困难的一年。

但是说到信心,我想把这个时间跨度拉长一点,我觉得对中国经济我们应该抱有很强烈的信心▓▓。 为什么这么说▓?我想,回顾一下历史是比较有意义的。

其实谁都预测不准确,但是历史会不断地重复▓,当然它的形式会稍有不同▓,但有时候实质会是一样的▓▓。

在历史上▓,中国最好的对标国家是我们的近邻日本▓。 当然日本在二战之前已经接近于发达国家的水平▓,但是二战基本上把它打回了原形。 日本在二战后采用的发展模式和我们今天采用的发展模式是一样的,或者说我们是亦步亦趋在学习日本——出口导向。 日本从50年代到70年代石油危机之前,年均增长速度是%▓,是绝对的契机▓▓,当然1964年东京奥运会之后那几年增长就更快了▓▓▓▓,超过了19%。

但是石油危机让它的经济增长速度下来了▓,整个世界也进入一个调整▓。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▓,整个世界的经济进行了一个调整,美国经济进入了几乎20年的调整,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也进入了一次调整▓。

那一拨的经济增长已经过去了▓,动力已经没有了。 我们看到日本没有在调整过程中倒下来,反倒是成了世界上独树一帜的几乎追上美国的国家▓。 日本的人均收入在1970年左右,和我们2010年的人均收入▓,按照可比价格计算,基本上是一样的。

但是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,它的人均收入已经达到美国的80%,基本上在20年间已经追到了美国的80%▓▓▓。 但是实际上,要超过美国人均收入的一半,都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。

当今世界只有36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超过了美国的一半▓,我说的是可比的,就是把物价等因素抛掉,这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情▓。 但是日本在短短20年间做到了,我们常说中等收入陷阱▓,日本那时候也进入了中等收入陷阱▓▓,但是它在20年间跨越了这个陷阱▓▓,而且成为了非常成功的国家▓▓。

不光在收入方面成功了,而且在技术方面也更加成功▓▓。 在70年代之前,美国当然是主导地位,但是到了70年代,特别是进入80年代之后,你会突然发现日本在技术上几乎可以跟美国齐平,甚至在很多地方超越美国,在电子产品的领域还有小型汽车领域已经超越了美国▓▓。 日本给了中国一个非常好的启示▓,因为我们也是搞出口加工业,像日本一样▓,我们攒下了无数的钱,我们的储蓄非常非常多。

有人说我们的储蓄多▓,会是洪水猛兽,但是节俭永远是美德。

到拉美去▓▓▓,比如说巴西这样的国家,他们现在经济很困难▓,我问他们的储蓄率是多少▓▓,他们说15%▓。

我说美国的储蓄率是23%,就是全国的储蓄率▓,我们国家当然更高了,超过了50%▓。 我说如果美国的储蓄率比你的储蓄率还高,你怎么可能赶上美国▓▓,这是不可能的事▓,技术进步是要花钱的。

日本在当时有很多的储蓄▓,中国也是一样的▓,中国还有更多的、实际上是超越了日本的海量储蓄▓▓,可能会比日本做的更好。 因为中国相比较日本可能还有其他的优势▓,我刚刚忘说一点,日本70年代、80年代虽然有高速的技术进步▓▓,但是这20年间的平均增长率只有%,按照中国的标准是不高的▓。

但我觉得▓,中国可能会有日本没有的几个优势▓▓。 第一方面▓▓▓▓,是我刚刚说的,我们海量的资金,主要是中国的出口规模摆在这里▓,我们的居民储蓄是50多万亿,再加上企业的储蓄,我们经常说M2是GDP的2倍,当然可以看作这是一个名义财富,什么也不是▓。

但是另一方面,它的确是财富▓▓,如果能把它转化成技术,就变成了我们的财富▓,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比日本是有优势的▓。

第二方面,中国是一个幅员极其辽阔的国家▓,必须用整个欧洲的视角来想象中国▓,我们的总人口超越了整个欧洲,我们的总人口是欧洲的两倍还多,地区间的差异基本上是超过欧洲的▓▓。

上海的人均收入是美国人均收入的1/4▓▓▓,但是最穷的省和上海的差距是多少▓▓▓,是1/7-1/8的水平▓▓,我们国内的差距是远远大于沿海地区和国际的差距▓。

这个差距当然本身在政治上是有很多问题的,但它也是增长的动力▓▓。 经济学的增长理论里面有一个重要的结论是▓▓▓,如果所谓的稳态增长▓,比如美国▓▓,速度是一样的话▓▓,人均收入比较低的地方增长速度会比较快,也就意味着我们的内地▓▓,它的增长速度会超过沿海地区,这已经开始在发生了,比如重庆▓。

这样会使得我们增长赶超的过程会持续更长的时间,不像一个小国经济▓▓,像日本赶超20年就完成了,到日本去什么都是造得好好的。

我在日本一个大学教过一个学期的书,这是一个农村,出了这个校门就是稻田▓▓,可是人家的公共设施无与伦比▓,新泻至少是全日本下雪最多的地方▓▓,田中角荣当时竞选的时候就立下了一个誓言“如果我当上了国会议员▓,我要让新泻的老百姓在冬天穿着木屐出门”,他做到了,他怎么做到的▓?在所有的路下面铺上热水管道▓,一下雪水就喷上来了。 中国幅员如此之大,出了北京往西50公里已经进入了太行山区最穷的地方,我们还有海量的投资可以去做▓。 这是我们相对于小国经济来说一个非常大的优势▓。

第三方面,我们的金融市场比日本的要灵活▓▓,特别是我们的资本市场要比日本灵活▓,因为日本是一个银行主导的体系,基本上没有多少资本市场。 中国特别是这几年▓,我们的资本市场发展异常地迅猛,几乎见到每一个人都在说“我要搞一个基金”,“我要组一个基金”▓▓,“我能弄多少钱”,“我们去投资”,说明我们的体制已经做了很大的改变▓▓,以前不可想象,随便一个人拉一个基金投到哪里去▓▓,我们现在是允许的▓▓。 孙正义投资马云获利是2500倍▓,我问学生这个公平吗▓?凭什么公平▓,财富都是马云创造的▓,这是因为马云先生成功的概率是1/2500▓▓,所以孙正义赚这个钱是对的▓▓,资本市场会促进中国的创新▓▓,在促进中国创新的这方面会起到很大的作用。 尽管我们站在2016年的关口,的的确确是最困难的一年▓▓▓,但是如果我们的企业家把这个眼光不是仅仅盯到今年▓,而是看以后的3年▓▓,5年▓▓,10年▓▓▓,我们就会有信心了▓▓,谢谢大家▓。

姚洋: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。